郑后成:“量价双击”背景下 不必对2022年出口过


更新时间: 2021-11-21

  王勇:光芒(诗歌),海关总署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1.67万亿元,同比增长2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3.4%。10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7.8%,环比下降5.6%,比2019年同期增长23%。

  今年以来,我国外贸进出口保持较快增长的韧性逐渐显现,在海外需求旺盛的背景下,产业链优势越发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10月份贸易顺差继续扩大,按美元计价达845.4亿美元,同比增加47.5%,再创新高。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表示,在全球疫情背景下,世界经济整体复苏,但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运行依旧不畅,中国国内生产保持总体稳定,有效填补了全球供需的缺口。与此同时,我国产业升级发展,国际竞争力提升。随着我国贸易结构的变化,一般贸易占比在整个贸易中的占比提升。一般贸易在整个贸易中的附加值较高,占比提升有利于扩大贸易顺差。

  价格因素对进出口,尤其是进口的影响有多大?中国出口高增长还能持续多久?拐点会在何时到来?以机电产品为代表的传统行业未来表现是否依旧亮眼?出口强劲,对市场和投资意味着什么?动力煤未来价格走势如何?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关键词和重点任务有哪些?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

  大宗商品价格与进出口高度相关性; “量价双击”背景下,不必对2022年出口过分悲观; 美国主动补库存,机电产品出口仍将维持较高增速; 2021年我国贸易顺差或将创有纪录以来新高; 出口强劲,利好相关房地产投资; CPI、PPI剪刀差加大,A股大幅上行概率较低; 动力煤价格走势上有顶下有底,突破1000元/吨概率较低; 科技创新和绿色发展或将成为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键词。

  第一财经:郑总好,感谢接受我们的专访。从前10个月来看,外贸数据依旧非常强劲,我们知道这在很大程度跟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有关。那么现在来看,与疫情刚开始阶段外贸强劲对比的话,现在的价格因素对进出口的影响有多大?

  郑后成:我们来看PPI累计同比与进出口金额累计同比之间的相关性。我们可以看到,PPI累计同比跟出口金额累计同比的相关系数是0.74,跟进口金额累计同比的相关系数是0.79,那么我们知道0.79这个数快接近0.8了。在统计意义上,如果相关性达到0.8,二者就属于高度相关。

  第一财经:在价格和进出口高度相关的基础上,外贸进出口的增长,尤其是出口的增长还能维持多久?您认为拐点会何时到来?

  郑后成:我认为2021年进出口增速大概率可以维持在较高水平。目前已经到了10月份,下半年的11月与12月还是出口的旺季。我认为首先2022年的出口增速低于2021年的出口增速,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年内走势来看,2022年的出口增速是前高后低。第三点就是我认为对2022年的出口增速不必过分悲观。目前美国ISM制造业PMI的最新数据录得了60.80,连续两个月位于60.0以上的高景气区间,意味着美国经济还是向好的,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国出口增速的数量方面还将会位于较高的水平。即使2022年加息,但是刚开始加息的时候利率还处于低位,对宏观经济的影响相对有限,美国ISM制造业PMI不会“断崖式”下跌。第二,我们来看价格方面,我认为2022年PPI当月同比大概率前高后低。PPI当月同比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国际油价同比走势的影响。我们认为国际油价在2022年上半年大概率还将位于较高位置,下半年国际油价有可能承压下行,在短期之内还将位于高位。第三,从图形走势上来看,进出口增速在逆周期政策的刺激下,第一年冲高,第二年通常会高位徘徊,或者说是小幅下行,第二年快速下行概率是比较低的。在逆周期政策大幅推出之后,第二年不会快速收紧货币政策,也不会快速收紧财政政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认为2022年出口金额累计同比低于2021年,大概率前高后低,但是不会太差,下半年出口金额当月同比有可能承受一定的压力。

  第一财经:一方面我们刚才谈到了价格因素对外贸数据的影响,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们看到很多传统行业确实它的红利还在。比如机电行业,海外工业生产受到冲击,而我们国内的产业链的韧性很强,这方面的优势我们可以保持多久?

  郑后成:机电产品在我们国家出口当中占据了大头。根据最新数据,机电产品在10月出口金额当中占比高达58%。我们来看电器及电子技术产品,他们前期高增长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我们要分析电器及电子技术产品今后会不会维持比较高的增速,那么我们就要看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有没有得到好转。我们可以看到近期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新增确诊人数,以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增确诊人数都出现了抬头的迹象,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在短期之内可能还将影响全球经济以及中国经济。美国目前我认为它处于主动补库存阶段,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美国销售同比要远高于美国的库存同比,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美国库存销售比目前还处于低位,这就意味着,相对于销售而言,美国的供给是不足的,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处于繁荣阶段。美国经济处在繁荣阶段的话,它肯定会对我国的电子、电器及电子技术产品以及机械设备存在比较强的需求。如果说后期美国主动补库存进入后期,美国销售同比跟美国库存同比之间的增速差出现收窄,美国产能利用率上升,美国大概率加大对我国机械设备,也就是机电产品下面的机械设备的进口需求。所谓的机械设备也称资本品。随着产能利用率的上升,我们机电产品出口在中短期之内都会处在一个比较高的增速。前期是电子、电器及电子技术产品,中期是电器及电子技术产品以及机械设备并存,后期以机械设备作为主要推动,我觉得机电产品还将维持较高的增速。

  第一财经:出口强劲增长,使得我国外贸进出口顺差形势非常明显, 接下来11、12月顺差的趋势怎么样?2021年的贸易顺差会不会超过2015年?

  郑后成:10月我们国家贸易顺差录得了845亿美元,创了1994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月度新高,这是当月值方面。累计值方面,1-10月我国的贸易顺差达到了5100亿美元,这个值与2020年全年5239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仅差100多亿美元,也就是说11月跟12月两个月加起来贸易顺差只要达到100多亿美元,2021年就可以超过2015年了,那么应该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郑后成:出口这么强劲,总体而言是利多我国的宏观经济。出口维持高增长的时候,通常都是PPI当月同比较高的时候。一般来说出口向好,表明全球经济向好。那么全球经济向好背景下面,原油以及铜等全球定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是位于高位。从长周期来看,原油、铜、钢铁、煤炭的走势是一致的。我们知道房地产投资分为4大部分,一类是建筑工程,一类是安装工程,一类是设备工器具购置,还有一类其他费用。如果原油、铜以及钢铁的价格位于高位,它将推升建筑工程以及安装工程这两项的投资额累计同比,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利多房地产投资。当然了我们是从单维度来看的,只是这么一个传导的过程,具体还要考虑国家调控政策。在2021年我国贸易顺差录得创纪录新高的背景下,我国 A股大幅下跌的概率较低。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PPI跟CPI剪刀差位于历史高位的背景下面,A股大幅上行的概率也相对来说比较低。

  郑后成:我认为动力煤价格在采暖季内二次冲高的概率较低。总体而言我认为动力煤价格大概率“上有顶下有底”。首先我们来看“下有底”,动力煤价格跟国际油价走势是高度相关的。我们认为国际油价大概率继续上行,下行的时点大概率在2022年的三季度或者四季度,三季度的概率相对来说会比较大一点。也就是说,短期之内国际油价还将维持上行的趋势。原因也很简单,首先宏观经济向好,需求处在高位,另外供给在短期内跟不上需求增速,美国天气比以往还要冷,国际油价将面临比较强的支撑。第二个我认为,如果进口煤价格上升,就会推升我们国家动力煤价格的平均值,如果北方的动力煤南下,因为距离拉长了,很有可能造成运输成本上升,也会推升动力煤的价格。那么问题是“顶”在什么地方?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认为动力煤成本远低于动力煤的现货价格,之后动力煤价格出现了一波下跌,也就是说,在1100元/吨的时候,国家发改委认为动力煤价格太高。动力煤价格出现下行之后,它又出现反弹,反弹的高度999.80元/吨,没有突破1000元/吨。为什么?一旦突破1000元每吨,这是一个重要的整数关口,这个可能对市场情绪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据此推断,1000元/吨可能是动力煤价格的顶部。采暖季内我国动力煤突破1000元/吨概率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

  第一财经: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会召开了,您能不能帮我们预测一下今年会议最主要的任务和关键词是什么?

  郑后成:我们知道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的一个高频词是“科技”。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科技”出现了14次,次数非常高。2019年“科技”这一关键词出现了6次,表明国家对“科技”是高度重视的。从微笑曲线来看,我们国家处于微笑曲线底部区域。要想迈向高附加值的行业,要想向科技以及高端制造迈进,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实现产业结构转型,那么我们必须把科技作为今后工作中的重点。第二,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一次“绿色发展”,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不是要进一步落实相关决定,推动双碳以及绿色发展?这是一个焦点。此外,“绿色发展”也是结构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今年也会出现在重点任务里面,同时位置有可能往前移,应该不会位列重点任务最后一项。综上,我认为“科技”、“双碳”以及“绿色发展”大概是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关键词。